拍卖

缶门同辉——吴昌硕及其弟子的书画市场

作者:本刊记者 王可人     来源:《艺术市场》杂志12期

今年是吴昌硕诞辰170周年,江浙、上海地区的重要美术馆纷纷推出有关吴昌硕的展览。西泠印社、浙江省美术馆共同推出的“缶门同辉——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暨弟子作品展”以及中国美术馆推出的“大道传薪·金石为开——中国美术馆藏吴昌硕与20世纪写意花鸟画名家展”以吴昌硕为源点,汇集其亲传弟子、再传影响以及隔代呼应的诸位大师名家这一思路展开展览,尤为新颖。

作为中国20世纪画坛的“一代宗师”,齐白石、潘天寿、陈师曾、王震、赵云壑、朱屺瞻、王个簃、陈半丁、来楚生、吴茀之、诸乐三、李苦禅、王梦白、王雪涛、于希宁、崔子范等书画名家均受到吴昌硕的启发与影响,甚至提携。古今名家中如吴昌硕那样的大师级人物不少,但如吴昌硕门下有如此大师级的高足却不多,尤其是吴昌硕的弟子各具艺术风格的那样更是凤毛麟角。西泠印社副社长陈振濂说:“吴昌硕所处的时代,正是西洋文明进入的时刻,他以江南文人士大夫的方式,带动了一个社团、一个群体来共同坚守传统艺术的底线。”那么昔日以吴昌硕为首的这批二十世纪中国画家现今在拍场上的表现又如何呢?

稳中求进的“缶翁”市场

吴昌硕与虚谷、蒲华、任颐有“清末海派四杰”之誉,他以其深厚的书法、篆刻、诗文修养入画,将金石碑版之功渗入写意作品,以“重、拙、大”的力量感与意趣特色,开创了20世纪中国写意花鸟画雄强、刚健的“大道”之风。当时他的画作备受国内社会各界的喜爱与收藏,并载誉东洋,赢得了一致推崇与敬仰。诞辰年排场必然备受重视,例如北京保利就于今秋推出了“三石两鸿一大千”的夜场拍卖,汇集了数件吴昌硕精品佳构。作为当年对吴昌硕喜爱倍加的日本,其东京中央拍卖公司今年秋拍也设置了吴昌硕专场拍卖。

吴昌硕诞辰170周年,西泠印社拍卖也迎来了十周年庆典,身为西泠印社的首位社长,吴昌硕可以说是和西泠印社有较深的渊源。西泠印社同样会在拍卖期间举办吴昌硕170周年庆典的展览,以此推动吴昌硕的艺术,弘扬西泠印社的金石精神,通过吴昌硕第一任社长来不断探讨西泠印社在一百多年中经久不衰。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陆镜清说:“吴昌硕书画市场在近年相对已经比较成熟。在近五年或说十年中,他的艺术品市场一直保持着稳步上升发展,没有大起大落,尤其是他的书法,金石作品更为突出。他五年前的对联一般在10-20万元一副,今年可以卖到60-70万元一副,作品比较好的如西泠印社拍卖去年卖出200多万元一副,可说在其市场上史无前例。”

 

吴昌硕及其他艺术家2014春成交额、单位均价一览表

    “海派”在拍卖市场中的表现一直较为稳定,其固定藏家群体受市场起伏影响较小,但市场关注热度也相对稍低。吴昌硕作为拍卖市场名家中的一员,价位虽然不低,但拍卖市场关注度却较为一般。事实上,以历史、学术地位而论,吴昌硕在近现代绘画史上拥有着较高的地位,但价格并不能完全反映这种情况。他的作品单位价格,横向比较低于谢稚柳、略高于任伯年,纵向比较低于齐白石、张大千。现今吴昌硕作品的市场价位远低于张大千和齐白石,主要原因是海派书画拍卖市场整体价位不高,但有上升趋势;其次是普罗大众对吴昌硕作品的接受度较低,且吴昌硕的作品相对比较相近,难有少见的题材出现。

    陆镜清将吴昌硕与同样是迎来150周年诞辰年的黄宾虹相比较道:“就像黄宾虹的作品一样,当人们开始认识他的时候,逐渐对他有所接受,市场逐步攀升。南方的一些画家或是海派的领袖人物,其作品市场往往是稳步攀升,例如潘天寿、黄宾虹、赵之谦,没有较大的市场波动。吴昌硕、黄宾虹都可谓是集诗、书、画为一体的文人画家。藏家并非单看他们的书画,更注重他们的整体艺术、总体修养。当然,比起齐白石、李可染的作品来说,吴昌硕的作品价格并没有那么高,但始终是稳步向上的发展,符合市场对他一贯认知的发展。”陆镜清认为,稳步发展使一个艺术家作品具有永久的生命。任何艺术都不能相互比较,并不是某位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高,其艺术价值就高,艺术的价值与价格具有差异性。“七八年前看黄宾虹,艺术价值远远高于其市场价值,那时人们还没有深入认识他。艺术价值在其市场上的挖掘需要漫长的过程,是对其艺术的全面认知了解的过程。往往大师的东西都不太容易去认识,所以吴昌硕的作品也不能一下子被人们完全认知。”陆镜清补充道。

吴昌硕作为一名南方画家,南方的拍卖行是否在地域方面获得市场优势呢?陆镜清说:“南方有优势也有薄弱面。南方的基础比较好,上千年文化的传承使其有渊源的历史,从明朝吴门画派、浙派到清朝海派,包括现今的中国美术学院等一系列美术学院,都带动了南方的整体艺术氛围、艺术普及率。杭州是南宋的故都,南宋是历史上最高文化境界的一个王朝,元明清按这样的文化传承下来,体现南宋一贯来的上千年文化的传承。南方更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人们会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方式,另南方(江南)的气候也有利于书画的保管展示,而北方相对于干燥。然而恰恰在这十几年中,南方的优势逐渐失去,艺术品市场的地位失去,西泠印社拍卖正努力想要改变这种格局。”

 

吴昌硕与海上及江南画家

古今名家中如吴昌硕那样大师级人物不少,但如吴昌硕门下有如此大师级的高足却不多,尤其是像吴昌硕的高足那般各具艺术风格的更是凤毛麟角。吴昌硕力拓新风,以“金石气象”与写意形态融通迸发,开创了20世纪中国写意花鸟画雄强、刚健的“大道”精神。传承借鉴此衣钵的艺术家按地域划分可分为两部分,一是海上及江南画家,代表有潘天寿、赵云壑、王一亭、王个簃等等;二是北方画家,代表有齐白石、陈师曾、陈半丁、王雪涛等。

1924年,年仅27岁的潘天寿在上海认识了年近80的吴昌硕,结下了一段难忘的师生之情。潘天寿原名天授,吴昌硕因此称他为“阿寿”。潘天寿虽然当时年纪轻,但就诗与画的观念,却和吴昌硕的心意很近,还专门写下了一幅对联:“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 陆镜清说:“潘天寿早期从书法上学习了吴昌硕,后来离吴昌硕更远,更体现自己的艺术风格,成为一代大师。”潘天寿的艺术博采众长,尤于石涛、八大、吴昌硕诸家中用宏取精,形成个人独特风格。不仅笔墨苍古、凝炼老道,而且大气磅礴,雄浑奇崛,具有慑人心魄的力量感和现代结构美。据统计,1994年潘氏作品平均行情约为3万元/平尺,2004年潘天寿作品上涨至17.5万元/平尺,至2014年春拍潘天寿作品的平均行情上涨至78.4万元/平尺,较之十年前翻了二十多倍。可以说,潘天寿的作品多年来一直稳健攀升。市场上流通的潘天寿的作品更多是其花鸟画,此类画作颇受市场的欢迎。潘天寿擅长写意花鸟和山水,人物则比较少,尤善画鹰、八哥、蔬果及松、梅。他落笔大胆,点染细心,墨彩纵横交错、气势磅礴、趣韵无穷。

然而以潘天寿为代表的南方画家,在市场上的表现除近年来潘天寿市场行情看好以外,更多的艺术家作品一直处于价值洼地。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除了市场价格与其价值难以匹配,甚至很少在市场上出现。陆镜清说:“很多艺术家其艺术水准超过了市场对其的认识程度,这就需要不断推动宣传他。”

 

王个簃个人书画历年拍卖平尺总均价走势图

 

与上海相距不远的南通,吴昌硕的弟子也身手不凡,以李苦李、王个簃为突出,而在光大吴派门庭,奖掖后学方面,则以王个簃的作用更为重要。曾任西泠印社社长沙孟海说:“王个簃是吴昌硕衣钵传人。” 王个簃在七十余年漫长的艺术生涯中,全面继承和发展吴昌硕画派艺术,作出了独特的贡献,师吴而不囿,探索创新,开创了新的风格。王个簃的金石书画艺术发展过程可分三个阶段:早年追随吴昌硕的艺术风格,浸淫于传统文化的探求;中年外师造化,深入生活求新创;晚年重构新局,开笔墨设色新境界。吴昌硕对其作品就给予了很高的赞赏:“个大弟泼墨处、浑穆生动、兼而有之、时乎鲜有其人,缶亦当退避三舍。”缶老辞世后,王个簃先生更是对“吴派”金石大写意画风,起到继承、推行与发展的中坚作用。据统计,王个簃书画历年拍卖平尺总均价在2012年左右达到最高1.2万元以上,后有所回落,处于1万元每平尺上下。

赵云壑个人书画历年拍卖平尺总均价走势图

在吴昌硕的众多弟子中,赵云壑的身份又有些“特殊”。东瀛人士尤为喜欢赵云壑的书画,视其为“缶庐第二”,吴昌硕晚年亦有嘱其代笔。赵云壑约30岁左右时,经友人介绍,拜寓居苏州的吴昌硕为师,书、画、印兼修;1910年间,他到沪上鬻艺,可以说赵云壑先至海上画坛为吴昌硕赴海上发展打开了前路,此后一直跟随吴昌硕左右。在吴昌硕亲传诸弟子中,以赵云壑最为接近吴昌硕本人艺术风貌,不仅图式形貌紧紧跟随,而且在笔墨气质上也较为一致。赵云壑市场攀升期应在20112012年左右,其个人作品拍卖记录前十位也基本处于这个时期,现今其个人书画平尺总均价围绕1万元不定,整体呈上升趋势,属于近现代书画板块一个不可忽视的潜力股。

吴昌硕与北方画家

    吴昌硕与齐白石是近现代美术史上两座重镇,有“南吴北齐”之称,又有诗书画印四绝之誉。齐白石曾恳求拜于缶老门下,并写下了这样的诗句: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门下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齐白石可谓对吴昌硕崇拜至极,也足见吴昌硕对齐白石的艺术影响力。

    在刚刚结束的翰海二十周年庆典拍卖会“重要古董书画夜场”中,齐白石《有香有味》以2300万元成交;另一件齐白石作品《篆书四言联》行笔自如、意态闲静、而不乏遒劲之感,120万元起拍,最终以1242万元成交。对于齐白石作品市场的高人气,画家梅墨生认为,“齐白石作品题材广泛,都是大众喜闻乐见的事物,设色鲜艳,寓意吉祥,可以说是雅俗共赏,因此受众面比较广,大家都能欣赏。”

齐白石固然处于近现代书画市场前端,而其他人的书画市场似乎和学术市场地位不成正比。陆镜清认为这与画家的知名度有很大的关系:“齐白石晚年的作品当然最受市场欢迎,并且越到其晚期,价格越高。晚年其风格、用笔、设色都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达到如火纯青的程度。欣赏齐白石的人群广度特别大,雅俗共赏。可以说齐白石的作品具备很高的艺术性,又能为一般人所接受。一般的艺术大师有两类,一类像齐白石,能广泛为人所接受,另一块像黄宾虹,需要很高的艺术修养才能深入认知理解。这是艺术的不同表现形式,艺术家从不同的层面表现、创作艺术作品。”陆镜清认为,一方面齐白石艺术作品本身的接受度比较广泛,不管是题材、表现手法都能在生活中体会到,另一方面,齐白石在解放后一直被推崇,是位家喻户晓的艺术家,小儿也知齐白石画的虾,甚至被称为“人民的画家”。一件艺术品在市场上价值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一种供求关系,有必然的因素,比如艺术的水准达到一定的高度,让整个市场能够认识理解他,另外他的知名度与其艺术价值相一致,甚至超过,所谓的“名人效应”也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

    陈半丁、陈师曾个人书画历年拍卖平尺总均价走势图

 

    陈半丁在上海以拓碑帖、刻图章为生之时,便受到吴昌硕的点拨与提携,可谓吴氏最早的弟子之一。1910年,吴昌硕又应陈半丁之邀来京盘桓数月,亲自为其撰写书画、篆刻的润例,推介与社会各界名流,帮助陈半丁在北京画坛打开了局面。陈半丁属于高寿画家,享年94岁。他的存世作品很多,早在民国时期,陈半丁的作品就开始在市场上流通,不仅销路好,而且画价要高于齐白石。从目前市场行情看陈半丁的作品价格不要说与齐白石相比,就是与齐白石的弟子李苦禅相比,可谓低得离语。陈半丁生前是一位与齐白石比肩的人物,遗憾的是其死后画坛对他的宣传很少,导致当今藏界对其了解不多,其画价也不理想。从其作品的平尺总均价来看,2011年可谓其作品市场的高峰时期,达到每平尺12万元以上。同样在1910年, 陈师曾从日本归国后不久,常往来于上海、南通两地,与吴昌硕相识并从其学画。相较于市场平尺均价,陈师曾的市场平尺总均价长期低于陈半丁,虽然在去年拍卖市场上有着不小的提升,达到每平尺6万元以上。和陈半丁一样,其市场也有待深入挖掘。

艺术批评家郎绍君说:“‘怪丑’是正统派对他的批评,指的正是与柔美相对的雄强有力,是吴氏所追求的‘重、拙、大’画风。上世纪20年代以后,当陈师曾、齐白石、潘天寿成为气候,这一呼应着时代的审美趋向终于成为主潮。吴昌硕的意义,也正在这里。 ”陆镜清也对以吴昌硕为代表的金石派画风充满信心:“书画同源很大程度上最早来自于相互渗透,这种渗透最高的境界在于体现双方的高度融合,吴昌硕把金石用笔用于书画,也充分体现他们的有机结合,反映的金石用笔绘画有更高的境界。其市场必然会被人们逐渐所认识。”(责任编辑:刘婷婷)

吴昌硕与其弟子生平一览表

 

姓名

生卒年

海上活动

师从关系

吴昌硕(师)

1844-1827

1872年初到上海,1912年正式定居

 

齐白石

1864-1957

1903年初到上海,1909年到上海卖画

画风深受吴昌硕影响

王一亭

1867-1938

1881年初到上海

1913年投拜吴昌硕门下

赵云壑

1874-1955

1910年到上海

1904年投吴昌硕门下

陈师曾

1876-1923

1910年到上海

1910年始从吴昌硕学画

陈半丁

1876-1970

1894年初到上海

1894年后拜吴昌硕为师

李苦李

1877-1929

不详

1916年从吴昌硕为师

朱屺瞻

1892-1996

1908年考入上海实业学堂

画风深受吴昌硕影响

潘天寿

1897-1971

1923年初任教于上海民国女子工校

1923年结识吴昌硕,画风向吴昌硕靠近

王个簃

1897-1988

1925年到上海

1925年拜吴昌硕为师,成为吴晚年得意门生

吴茀之

1900-1977

1922年考入上海美专

1922年受业于吴昌硕等人

沙孟海

1900-1992

1922年初到上海

1925年拜吴昌硕为师

诸乐三

1902-1984

1922年任教于上海美术专门学校

1922年拜吴昌硕为师

朱复戡

1902-1989

1919年加入“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

1918年拜吴昌硕为师

上一篇:


全部评论(1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
清风徐来

[2017-3-27 10:56:35]1楼

吴昌硕的生卒年写错了吧。怎么会是1844-1827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