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动态

“消解与重构—— 邓国豪个人作品展”开幕

时间:2018-11-22         

 

由澳门全艺社主办的展览“消解与重构”一趟人类学的景观笔记  - 邓国豪个人作品展于11月16日(星期五)在澳门全艺社盛大开幕。许多来自文化艺术界人士以及媒体均到场支持,包括澳门博物馆馆长吕志鹏先生、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彼得托马斯博士、东方基金会驻澳代表高碧岚女士、澳门创意空间总监Lúcia Lemos女士等,以及一众本地艺术家及文化界人士。

 


邓国豪,1989年于澳门出生,摄影团体-《方言社》创办人之一,毕业于澳门大学社会学学系。创作以摄影为主,至今已参加过五十余次本地及海内外艺术展览,创作主题围绕于城市、时间、记忆及地域文化等,透过都市中的人造景观去寻找都市人与自然中对景观及存在的连结和意义。作品被澳门大学、澳门东方基金会、澳门创意空间、澳门艺术博物馆、葡萄牙PLMJ基金会、海外及本地收藏家收藏。而其摄影集《Line 连》在德国国家设计奬及美国Graphis设计奬中均有优异及金奬的成绩,目前该书正收藏于巴黎庞毕度中心、马德里的索菲亚皇后艺术中心、葡萄牙古尔本基安美术馆的图书馆等。艺术家是次展览为自己展览命名:“消解与重构”一趟人类学的景观笔记——一本可以试错的笔记,一趟时有迂回的旅途;解构,为了再结构。

 

展览前言


我们从三方面切入邓国豪的创作:作为「自我」之方法的人类学;以日常物的「景观化」为策略对抗「景观社会」;非审美的、隐微写作的隐喻之发生动机。
 


一。
福斯特在《作为民族志作者的艺术家》指出,人类学方法、文献类型的当代艺术家往往在强调创作客观性的同时,陷入「现实主义」的「神话」,或无意识地只是在建构自身世界内部角色的「他者」。
作为一个社会学知识背景的艺术家,国豪则反过来自觉地以「田野方法」来重塑自我。「问卷调查」式地以某一主题拍摄不同场景的图像,或围绕某一物件区域拍摄其不同层面——其间并不涉及主观意图的先行置入。以客观、近乎外在的方法来悬搁主观,以模式化重复拍摄过程的强制性使自己对作品的控制欲失效,从而让最不可避免的、最深处的自我以残余的方式被揭示。
以严谨的实证方法步骤为名的《练习:陈述-分类-预设-模型-例证》系列,在拍摄过后再行反身观照,再以组合为方式二次赋予意义的过程中,却发见了刻意设置的寓言式联想解读的空间。
 


二。
所谓“景观”,原指消费社会割裂现成生活的真实,把人群的目光和意识引导到欺骗性的庞大幻觉。国豪重新界定「景观」的概念:不被注视的日常物被称为「景观」,或通过影像的形式语言成为凝视的中心,或通过疏离化的新视角而使其习焉不察的无意义焕发出不确定的新意味……

举作品个案为例:
作为历史-文化代表性场域中间立着的寻常物,以特定构图产生仪式核心的观感……
人工的蓄水塘通过反射化身为自然的蓝天,而蓝天又倒过来显得像场景中的人为景观……
对调大面积彩钢防护栏、建筑工棚和周边小株植物在画面中的面积,构图引发其在大片植物之中的错觉……
延续这一思路的作品《对象.漂浮物》组图,国豪自述「漂浮物」是一件尺寸可变的客体,把城市这个巨大的变量想象成一个海洋,而漂浮物则是它当中的观察标的物,从而去度量他的「城市」。

 

 

三。
我们知道,讽喻是一种委婉地借此言彼的方式,不可做一种象征寓义的解读。国豪的美妙隐喻源于他消解了背景信息的文字说明。这种隐喻的发生动机并非审美、抒情,也可能是自我审视后的隐微写作……展现一种相顾而曲言的方式本身同样是艺术。
延续这一思路的《笔记》系列中,国豪诙谐地使用涂尔干的术语,把机械地运用握手符号的公共雕塑起名作《有机团结》,而通过「景观化」重拾中心位置的遮阳伞却反而是《机械团结》;《追寻象征》在人类学中可以指找寻普世性的文化深层结构,也可指找寻特定文化系统里的意识形态,但在国豪这里,也有可能是意指当下社会的「象征缺失症」:一个词只能对应一个物,具有丰富内涵的象征失效了,笔记作者知不可而强为地黾勉……

是以,国豪为自己展览命名:一本可以试错的笔记,一趟时有迂回的旅途;解构,为了再结构。

Written by雷徕

 

邓国豪作品

 

 

(责任编辑:庞思建)
 

全部评论(0 条)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最新评论刷新